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广西濒危古木遭盗伐调查一根楠木老料换一辆车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8:31:17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广西濒危古木遭盗伐调查:一根楠木老料换一辆车

原标题:广西濒危古木遭盗伐调查:一根楠木老料可换一辆车

广西鹿寨拉沟自然保护区内一棵有数百年树龄、树蔸直径近2米的楠木近日遭盗伐。被盗伐的楠木是拉沟自然保护区内树龄最长,也最为粗壮的一棵楠木,在保护区内被誉为“楠木王”。

一个不到半平方米的金丝楠木茶盘,市场价就达数万元;一根楠木老料,就可能换得一台轿车……近年来,随着一些收藏者对古树名木工艺品近乎痴迷的热捧,这些制品价格飙升,也推动了盗采盗伐现象猖獗。

数百年树龄“金丝楠木王”遭盗伐

记者从柳州市区出发,驱车约3小时来到鹿寨县拉沟乡木龙村白竹屯。在村民张高强等人带领下,在原始森林中翻山越岭步行约2个小时,抵达楠木被盗伐的地点天鹅岭。天鹅岭位于拉沟自然保护区腹地,山林郁郁葱葱,遭砍伐的楠木倒在一处高山上,人迹罕至。

石山陡峭,一路上记者沿着悬崖、淌着溪流行进。在接近天鹅岭的山涧,不断发现被水流冲下来的楠木料。村民称,这些楠木料,估计是盗伐人员丢弃的。

记者在砍伐现场看到,两根长约30米的树枝倒在山坡上。村民用卷尺测量,主树干的围径2.2米,而大树的蔸部已被人锯断盗走;树蔸部分直径接近2米,可见这棵楠木生长历史悠久。

“生长在这么陡峭的高山上,也遭毒手,难以想象。”张高强连连叹气。他说,他自小在这里长大,了解这里的树木树种,像被盗这棵楠木这么大的围径,要生长好几百年。此前当地村民还想以这棵楠木作为旅游景点,开辟一条徒步小路进山,但现在楠木已经被盗,只能作罢。

砍伐者是为了谋取高额利润。村民称,这棵楠木木材量约有12立方米,由于楠木材质好,市场价接连走高,目前每立方米售价约2万元。当地村民猜测,山高路陡,偷盗者是采取蚂蚁搬家式的运输方式,将木头锯成小块板材,然后由多人抬下山。

被盗伐的楠木属于闽楠,属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是金丝楠木的一种,市场价值极高。据了解,拉沟自然保护区内有10多棵楠木,因楠木价值越来越高,此次最大的一棵已惨遭盗伐,保护区内其他楠木的命运也面临威胁。

背后暗藏黑色利益链

当前,由于名木的珍惜性,名木制作的工艺品价格接连走高,还有一些地方政府推动的“大树进城”滋生了巨大的利益,推动了古树名木盗采盗伐现象猖獗。

记者在南宁一家金丝楠工艺品销售店看到,一个不到半平方米的茶盘,售价3万元,一串只有10颗小珠子的金丝楠手串售价也达50至100元。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金丝楠木越来越稀缺,导致楠木老料的价格越涨越高,一般最便宜的10万元一根,最贵的一根达到几百万元,可以换取一辆宾利轿车。有的收购商不惜重金将整个老宅子全买下来,在里面去寻找金丝楠木。

在拉沟自然保护区,盗采盗伐现象近年来越演越烈,古树名木遭受巨大威胁。2013年4月,保护区内一棵300多年的古树被盗卖,几经转手价格升至百万元。这起盗卖古树案被广西森林公安成功破获,抓获犯罪嫌疑人10余名。

据了解,这棵古树名为喙核桃,俗称山核桃、野核桃,属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它围径将近7米、胸径2米多,树干高16.5米。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权威部门鉴定,古树树龄为304年。此案当时引起了自治区、市、县三级森林公安部门的重视,并被国家林业局列为督办案件

经调查,去年4月20日,犯罪嫌疑人与当地村民勾结,采用挖掘机、吊车以及大货车等挖掘和运输工具,将这棵古树盗挖走,并通过假证偷运到贵阳市。广西森林公安辗转3000多公里,转战数个省市,才找到这棵古树。

经森林公安部门调查得知,最先卖掉古树的是鹿寨县拉沟乡一村民黄某,他以1000元的价格,将古树卖给同村的罗某。罗某又以3万元的价格,倒卖给黄某安。之后,黄某安将其转手给江西的肖某,连番提价。到贵阳时,这棵古树的售价已升至100万元以上。

去年10月31日,这棵离“家”半年多的古树在森林公安的护送下成功“返乡”。将这棵重达26吨的古树重新种植在柳州奇石馆旁的草地上。目前,这棵古树已经发出新芽,但古树能否存活尚在观察中。

自然保护区形同虚设凸显管理漏洞

拉沟自然保护区地处广西鹿寨、永福、荔浦三县交界之处,不仅有新修的沥青、水泥道路直通保护区外的鹿寨县寨沙镇,林区腹地还有多条简易道路通向邻县,但是所有这些进出道路都未设置木材检查站。村民介绍,树木外运在当地很普遍,近年来,不时有当地人与外地人勾结,将名贵的古树外运,获利少则几万元,多则数十万元。

2011年,拉沟自然保护区升级为广西壮族自治区级保护区,总面积为1.15万公顷,天然植被及鸟类丰富。但该保护区一直没有专门管理机构,保护区办公室挂在只有3名编制内人员和1名聘用人员的鹿寨县公益林办,凸显管理漏洞。

拉沟乡木龙村村民陆建生从2011年起兼任护林员。“金丝楠木王”被盗伐后,陆建生报告了警方,但一些村民抱怨陆建生管理不善。对此陆建生也很苦恼,他一个人要负责管理一万多亩的山林,由于面积太大,一个人根本管不过来。

“一个护林员要管几千上万亩山林,最多的甚至达到2万亩,确实管不过来。”鹿寨县公益林办主任曾令科说,“我们也没有什么监管手段,发现了问题也只能报警。”

曾令科说,他们曾做过一个整体规划,要申请23个人的编制,聘请4个人,建立一个27人的管理机构,但迟迟没有落实。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只好聘请12位村民当兼职管理人员,每人每月给350元钱补贴。

因野核桃古树被盗案,去年12月,曾令科与鹿寨县公益林办副主任罗某某、拉沟乡林业站站长邓某某、护林员张某某一起被法院认定构成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

“责任巨大又没有监管手段,一出事就拿我们来追责,责权利严重不匹配。”曾令科对认定玩忽职守罪感到很委屈。

相关干部呼吁,应加大对盗采盗伐古树名木犯罪分子的打击力度,及时健全拉沟自然保护区管理机构、扩充护林员队伍、采取技术手段加强对保护区内古树名木进行重点保护。(记者 李斌)

海口脱色剂

郑州折梯

江苏拉链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