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高端人力资本经济新兴起吊机

发布时间:2021-02-01 16:37:40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中高端人力资本:经济新兴起吊机?

12月的一个冬日,王丰在沪上复旦大学做了一场演讲,题目是人口红利消失后的中国。  王是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他曾不只一次提出中国人口红利将会在2013年消失,多年来,经济学家在解释中国高速增长时,总不忘提“人口红利”一词。  王丰的结论多少会让人为中国的未来有些担忧,但他认为,这其中仍有机会,而这机会就是通过人力资本的投资,提高劳动生产率。  王丰提供的数据显示,过去的20年间,20到25岁年龄层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从3%增长到25%,与此同时,一类被许多官方材料表述为“中高端劳动力市场”甚至“高端劳动力市场”的市场逐步形成,而经验、知识、创新创造价值将是这个市场最主要的特征。  这一市场的发育和成熟,被认为是在中国一线工人成本价格优势逐步消退后中国经济新的增长极。而实际的增长是否能被真正引发,将有赖于这些劳动力价值的真正发挥。  跨国企业上海策  许宪(化名)是处于这个劳动力市场的典型劳动者,他硕士毕业后,进入上海一家国有制造企业的研发中心,最近在纠结是否要跳槽,因为随着工作经验的增加,越来越多的猎头公司向许宪伸出了橄榄枝,而背后,是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研发中心来到了中国、来到上海。  许宪模糊的感觉可以由一组来自上海市商务委的数据直观地展现出来,截至2012年10月,已经有350家跨国公司的研发中心落户上海。  而之所以选择上海,一家以电梯为主要业务的美国企业高层表示,最终落户上海的原因是因为作为大都市的上海更容易吸引人才。“我们很容易在上海找到我们需要的研发人员,”这位高层表示,“这里的人才储备能够满足研发的需求。”  这无疑让商务土地飙高的上海找到了新的比较优势。上海市商务委副主任陈先进近期曾表示,上海已经成为中国大陆地区外资总部最集中的一个城市,官方数据显示,2012年前11个月,上海外商直接投资比同比增长19.7%。  上海社科院国际投资室主任赵蓓文就认为,上海中高端人才的优势成为了吸引外资的重要因素,这其中,中国中高端人才的性价比的优势脱颖而出。太和睿信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太和顾问”)咨询业务副总监季征对本报表示,目前中国中高端人力资本素质的增长速度远快于其薪酬的增长,且相对于国外的市场而言基数偏低。  据太和顾问对在华企业薪酬的调查,近年全国整体薪酬增长率为10%左右,其中一线员工增长率超过了20%。“这就意味着中高端人才的薪酬增长还是相对缓慢。”季征说。  产业与人才:鸡和蛋的困惑  多位学者同时指出,设在中国的研发中心并非创新型的研发,更多是低端研发工作,因此对于中国本土而言,要真正形成新的增长极,则需要人才与产业之间的相互促进。  江苏省社科院企业与公共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叶克林指出,依托自主创新实现发展,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要求,也是实现产业经济由量扩张向质的提高的重要抓手。  而实现这样的转型,高端人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特别对一些新兴产业,一个领军人物可能带起一整个产业,无锡引进施正荣的案例就是不少地方政府梦想复制的神话。  目前,从国家层面看,“千人计划”和“万人计划”并驾齐驱。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左学金认为,“千人计划”可谓国家层次的高端人才,标准显然不能降低。但“万人计划”等于是开了一个更大的政策口子,可以想象,地区之间的人才争夺战将愈演愈烈。  这一竞争在直面转型压力的苏南地区似乎更为激烈。2011年,苏州“千人计划”创投中心成立当日,有1262名高端人才携带了1044个项目前来。  这一举措的目的一望便知:直接拼杀无锡的“530计划”。于此,无锡新区也组建了一家人才公司,负责由政府买单为企业“围猎”各高端人才并提供培训,计划用三年时间,为该区及周边经济区的物联网产业、拟上市企业及双创企业培育1万名高管、技术研发等人才。  这些对人才带动产业的期许也受到专业人士的质疑,一位人力资源资深人士表示,如果引入的人才与当地产业基础不匹配的话,人才作用也难以发挥。  这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一位沿海城市的官员也曾无奈地表示自身发展中缺人才,“人才都流向了临港、海洋产业更为成熟的地区,给钱给政策人家也不愿意来”。  “企业最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政府出面揽才有‘越位’之嫌。”左学金说,“如果希望发挥导向作用引导产业升级或培育新兴产业,可以通过相关的产业政策、鼓励企业研发投入等办法,不一定需要直接插手人才遴选。”  “引才计划在很多地方更多地被作为政绩工程,缺乏实际思考。”季征这样表示。  高端劳动力的价值再发现  在调整人才引入后,能否留下且发挥其价值,是被寄予厚望的中高端劳动力市场能否起吊经济的更深层次的疑问。  “中高层人才流失一直是国内人才市场的最大问题,保留人才的同时释放现有生产力需要政府在进行行业规划的同时,通过配套政策来保留人才。”季征说。  而根据太和顾问的调查,薪酬仍是中高端人才选择就业地区最重要的因素,除此之外,非经济因素也制约着劳动力市场的形成。左学金认为,由于户籍、体制的限制,劳动力要素尚不能自由流动,“因此很难说已经形成了一个所谓的高端劳动力市场”。  这种壁垒使得优先解决户籍问题成为了地方引才政策中的重要内容。  此外,如何发掘体制内的人才资源是大问题,一位国企高管表示,体制内仍聚集了更多人才,“不缺人才,缺体制”,而目前这一巨大的人力资源库所产生的劳动力能否真正释放,已经成为了中高端人力市场的核心矛盾。  以医疗行业为例,绝大部分优质人才都沉淀在公立医院体系内,但与此同时,他们的人力资本并没有充分释放,层出不穷的医师“走穴”现象就是明证。  造成上述怪相的根本原因或在于人力资本的定价扭曲。看一次病,检查费和药品费动辄成百上千,但体现医务人员技术服务价值的挂号费却只有区区几元钱。“我们长期以来实行按成本定价,但是人力成本从来不算作成本”,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副主任高解春说。  扭曲的结果就是,要么人员没有积极性,比如新医改后被“包养”的乡镇卫生院不断推诿病人,从其药品采购量就能推知业务量不断萎缩;要么就是体制内人员转而向市场寻求不规范的收入补偿,红包、回扣屡禁不止的原因正在于此。  除了薪酬体系的改革,更为吸引人的是股权激励。目前,包括中关村、张江、东湖及安徽合芜蚌均已获国务院批准开展国有企业、研究院所的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试点。  “试点刚刚开始,我们期待能够更好地盘活科技资源,促进自主创新。”合肥当地一位负责政策实施的官员说。

白银三支一扶考试

甘肃西部计划考试报名入口

甘肃国家公务员考试历年真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