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石勒是怎么建立后赵帝国的这个刘氏家族有没有关系呢

发布时间:2020-12-25 06:42:44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石勒是怎么建立后赵帝国的 这个刘氏家族有没有关系呢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石勒的一些趣事,欢迎阅读评论。

公元305年,西晋皇室的诸王之乱已经接近了尾声,石勒也在此时登上了历史舞台。

那一年石勒32岁,他和汲桑一起投靠了公师藩,不久后公师藩兵败身亡,石勒与汲桑逃得活命。

勒与桑亡潜苑中,桑以勒为伏夜牙门,帅牧人劫掠郡县系囚,又招山泽亡命,多附勒,勒率以应之。——《晋书》·卷一百四·载记第四

公元307年,石勒34岁,他再次与汲桑聚众造反,但不久之后就全军覆灭,石勒与汲桑分散逃命。

短短两年时间,石勒就经历了两次重大失败,能逃得活命都是鸿运当头。

但石勒毕竟是石勒,他并没有因失败而气馁,也没有继续莽撞地拼杀。石勒开始学习分析天下局势,他发现西晋帝国虽然已经开始衰落,但百足之虫其死不僵。仅凭一支数千人的军队,就想挑战庞大的西晋帝国,注定是看不到未来的。

西晋帝国虽然已经开始衰落,但当权者依然会着重打击旧体制之外的力量。

西晋帝国虽然已经开始衰落,但当权者依然可以调集几十万大军协同作战。

作为西晋帝国旧体制之外的力量,如果不懂得团结协作,其结局必然是被西晋帝国剿灭。

石勒回顾自己的失败,发现自己并没有犯根本性的错误,所以自己的失败绝不会是个例。

于是,石勒找到了张㔨督和张伏利度,与他们组成一个小团队,投到了刘渊的大旗之下。刘渊对于石勒这种组团投诚的行为非常赞赏,任命石勒为这两支队伍的最高军政长官。

元海署㔨督亲汉王,莫突为都督部大,以勒为辅汉将军、平晋王以统之。——《晋书》·卷一百四·载记第四

石勒的做法是正确的,因为其他乱世豪杰(王弥和刘灵等)在失败之后,也用相似的方法投到了刘渊的大旗之下。

会王弥为苟纯所败,灵亦为王赞所败,遂俱遣使降汉。——《资治通鉴》·晋纪八

众多实力派来投,刘渊的势力剧烈膨胀,这使得石勒和王弥等人在扩张势力时,获得了强大的后援支持。

从前的石勒和王弥等人都在孤立地与西晋帝国作战,所以一旦被西晋帝国主力大军盯住,结局往往是九死一生。

但今时不同往日,石勒和王弥等人团结在刘渊的大旗之下,结成了反政府同盟。即使被西晋帝国主力大军盯住,他们也会彼此配合四面出击,使得西晋帝国的政府军顾此失彼,只能不断被蚕食。

这就是传说中的“双赢”。刘渊借此扩大了自己的政治和军事影响力;石勒和王弥等人借此获得了坚实的靠山。

在这种背景下,刘渊很快就称帝了。

刘渊之所以能迅速称帝,其主要原因有两点。

第一,刘渊的战略目标定得好。

刘渊将矛头直指西晋帝国,所以他身边聚拢的人,与西晋帝国都没有利益联系。

在这种背景下,刘渊称帝虽然严重侵害了西晋帝国的利益,但刘渊身边却没什么人因此而反对。

因为刘渊姓刘,所以在他起兵之后,以汉帝国后裔自居。但此时的大汉早已凉透,所以也没人指责刘渊篡位。

而且石勒等人大多以臣属的身份投靠刘渊,所以他们从理论上无法反对刘渊称帝。

但在西晋帝国的旧体制内,派系林立势力纷乱,任何人想要取代皇室自己称帝,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挠。而在当时,又没有人能无视这种阻挠。

第二,刘渊的姿态放得很低。

在西晋帝国衰落之际,很多地盘实现了实际上的独立。而对于匈奴汉国的各位枭雄而言,他们可以尽心地抢夺这些地盘,刘渊绝不会从中作梗。

刘渊手下的众多实力派,诸如刘曜、石勒、王弥和曹嶷等人,在西北、河北、山西、山东、河南和湖北等地肆意纵横驰骋。他们之间用不着费心费力地窝里斗,只需要各凭本事一致对外就行。

西晋帝国旧体制下的实力派显然做不到这一点。真让他们和匈奴汉国争雄,他们未必打得赢,就算真打赢了也不见得能捞多少好处。

只要这些强盗不来惹自己,自己就关上门过小日子吧。这就是大多数西晋帝国实力派的想法,现实而又残酷。

他们在意的只有政治上的平衡,而绝不想横生枝节。

推卸责任虽然在短期内有奇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玩法是注定会引火烧身的。

刘渊去世之后,他的继承人刘聪俘虏了晋怀帝司马炽。自得意满的刘聪笑着问司马炽:“你们司马家的内战水平为什么这么高啊?”司马炽说:“这就是天意啊,我们家注定是为你们家铺路的。”刘聪听后哈哈大笑。

聪曰“卿家骨肉相残,何其甚也”帝曰“此殆非人事,皇天之意也。大汉将应乾受历,故为陛下自相驱除。且臣家若能奉武皇之业,九族敦睦,陛下何由得之”——《晋书》·卷一百二·载记第二

刘聪笑得有点早了,匈奴汉国之所以能最终灭掉西晋帝国,是因为西晋帝国先被诸王之乱祸害了一番,又在实力派的官僚手腕中走向终结。

灭掉西晋帝国的匈奴汉国,最终也不可避免地走上了这条路。

司马家族骨肉相残,刘氏家族同样也骨肉相残。就在刘聪嘲笑司马炽的时候,刘聪的六个兄弟,已经有四个死于骨肉相残了。

此时的晋怀帝司马炽只是一个阶下囚,所以只能用这种屈辱的方式迎合刘聪。

如果司马炽此时的身份与刘聪对等,他一定会反过来嘲笑刘聪:“你们兄弟六个,四个死于内乱,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呢?你笑话我们晋帝国,将来也会有人用同样的语气嘲笑你们汉国的。”

我们可以说分封诸王是一个错误,也可以说官僚做派是一种错误,可是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错误都是无法避免的。

司马家族在这条路上摔倒了,刘氏家族最后也在这条路上摔倒了,后来的鲜卑拓跋家族和段氏家族同样在这条路上摔倒了。

正是因为这些家族的摔倒,使得石勒有了迅速崛起的机会,最终建立了后赵帝国,但石氏的后赵帝国最终也在这条路上摔倒了。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而在车轮下惨叫的冤魂总是似曾相识的。

安徽省乳腺外伤性脂肪坏死医院

湖北省雾视医院

重庆市口鼻周围发绀医院

南宁市不明原因腰背肩手脚痛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