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洪灏此轮市场底部约为16001800点

发布时间:2020-10-17 00:52:53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洪灏:此轮市场底部约为1600-1800点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策略师洪灏认为,目前沪指的估值仍较前期的底部高出15-20%,而此轮市场底部理论上约为1600点至1800点之间。

受多重利空因素冲击,周一沪指跌破2000点,重回久违的“1时代”。难兄难弟深成指10日盘中也创出了近九个月来新低,而创业板更是重挫3.67%。11日沪指再度小幅走低。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策略师洪灏在其最新的研报中表认为,目前上证指数的估值仍较前期的底部高出15-20%,而此轮市场底部理论上约为1600点至1800点之间。  上周末公布的2月的出口增长数字是过去十年以来最差的月度数据之一,洪灏认为,其月度间的大起大落揭示了人民币套利交易的规模,而新增贷款疲弱远逊于预期,加上工业品出产价格指数持续通缩,反映了经济增长持续放缓,实体经济里的需求越趋疲弱。  而对于股市,洪灏认为此时股市情况与2008年8、9月时中国股市的最后一轮下挫类似。当时上海股市累跌逾50%,是亚洲除越南市场之外表现得最差的市场,同时超卖迹象明显,此后9月雷曼倒闭,而欧美政府也纷纷出手干预,不过市场最后却继续暴跌近30%。  而市场何时见底?洪灏认为,其注意到每次的反弹幅度越来越弱,高点越来越低,同时其他指数如铜和铁矿石期货及周期性股板块均已跌穿了之前的技术性支持位,因此“现时的技术性支持位只是一道马其诺防线,随时可破”,而对比每一只上证成分股于2005年及2008年市场触底时的估值及其目前估值,并以相应的市值加权平均来计算,目前上证指数的估值仍较前期的底部高出15-20%,此轮市场的底部理论上约为1600-1800点。  洪灏同时指出,目前银行股占股指比重最高,若银行估值未能回升,上证指数可以跌得更低。  而对于目前市场热议的蓝筹股T+0及优先股发行等方案,洪灏认为T+0只会加大交易波动性,而优先股发行则会提高公司融资成本,并不会改变增长放缓的趋势,同时市场也需要面对理财产品对银行的冲击、影子银行受到监管以及超日债违约等风险。

今年两会将给中国股市带来什么?  每年全国两会期间,投资者都期盼有积极的股市政策出台,借以提振行情。今年自然也不例外。笔者认为,我国股市自2009年下半年以来表现疲软,纠结不断,亟待通过政策调整加以改变;今年出台提振资本市场重大改革举措是可能的,也是迫切需要的。  在2013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促进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提高银行、证券、保险等行业竞争力”,“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的要求;李克强总理在首次记者招待会上,提出了“打造中国经济的升级版”的概念,强调“把改革的红利、内需的潜力、创新的活力叠加起来,形成新动力,并且使质量和效益、就业和收入、环境保护和资源节约有新提升”。  2013年股市的改革和发展,也是在这样的政策基调上推进的。市场行情总体上表现为主板弱、创业板强,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经济转型升级的节奏。另一个重要因素是,2008年信贷过度扩张的后续影响持续发酵:各类理财产品充斥市场,粗略估计额度达30万亿元,这客观上促成了资金分流。房地产市场与信贷过度扩张密切关联,调控政策的朦胧感也加剧了股市的压力。  针对去年6月末和12月末所谓“钱荒”的情况,高层及时给出指导意见,人民银行及时稳定市场预期,鲜明地表达了“货币投放既不继续扩张,也不骤然收紧”的态度,并且创新推出了一系列操作手段。特别是去年12月至今的货币总量管理措施,显著提升了公众对金融稳定的信心。  今年两会前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连续贬值,双向波动特征更加明显。对此,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解释,我国国际收支略有顺差,但是总体向基本平衡发展,不要对人民币近期贬值过度解读。不过,笔者认为,这一迹象的积极意义不可小觑,毕竟人民币汇率形成的自主性在增强。  今年1月,停止了一年多的新股发行工作重新启动,向注册制过渡的历史进程也同时开启;但是,长期积累的市场失衡不可能一夜之间化解,长期缺失的市场机制短板不可能一夜之间弥补,以定价为核心的一系列矛盾继续得以表现。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办?是加强外部管制还是释放市场主体活力?是恢复“窗口指导”还是鼓励价格博弈?  笔者认为,没有一句话可以概括的答案,但大力深化改革、鼓励市场主体公平竞争是唯一的路径。改革既要疾步、又要步稳,要急而不乱。新股发行改革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主要是询价机构报价失信、发行人急功近利、承销商只为融资者服务,最终还是要靠市场化来解决。发行人、保荐人以及所有市场参与者,任何人使用非市场化的手段参与市场竞争,监管者就应该给予非市场化的处置。  在整个改革攻坚战中,落实“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理念,必须解决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这对于中国股市的改革具有极强的现实指导意义。要果断调整监管者与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等市场主体的利益机制,解决好监管者与这些市场主体的关系问题。要鼓励市场主体“站起来”,拆除其“政策呵护的温床”。只有这样做,市场主体才能真正成为市场主体,博弈才可能公平进行,监管才不会投鼠忌器。  笔者相信,今年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会就这些改革措施提出好的意见,也会借此推进相关改革。我们期待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监管理念落到实处,股市更加透明和高效,真正焕发出投资市场的魔力!(证券日报)

中国股市其实很经济  眼下,A股的投资者备受煎熬。虽然中国经济放慢了增长的脚步,但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仍维持在8%左右的高位,在全球经济体中,仍然首屈一指。背靠着热气腾腾的经济,主板市场却熊气弥漫。尤其是2009年以来,连危机源头美国的股市都复苏了,但中国投资者翘首以待的牛市始终难觅踪迹,指数越走越低。这种反差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让人不得不怀疑中国股市经济晴雨表的属性。  其实,中国股市带给投资者这样的困惑不是第一次。回顾20余年的历史,我们知道,类似的问题曾经出现过多次。2001年6月,上证指数高见2245点,由此开始了长达4年的熊市,直到2005年6月的998点才结束。这期间,中国经济总体上处在正常状态,GDP增速在8%以上,但上证指数却逆势下跌,跌幅高达55.45%。  而眼下的这轮调整始于2009年8月,虽然时间上已经超过了5年半,似乎创出了中国股市熊市调整的时间之最,但调整幅度只有42.1%(从2009年8月4日3478点至2014年2月27日2014点),还算是比较温和的。而最惨烈的调整发生在1993年2月开始的那波熊市。上证指数从1993年2月的最高点1558点,到1994年7月的333点,调整幅度高达78.63%。可以认定,这样毁灭性的大调整堪比1929年~1933年美国大危机中的股市。但中国经济并没有出现百业凋敝、人心惶惶的惨状。而且,那时的股市尚处初创期,规模很小,沪深两市上市公司的市值在百亿级水平,与经济的关联度并不大。记忆中,那时市场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通胀。国债收益率,加上保值贴补,最高时超过20%。除此之外,中国经济的主流还是比较健康的。股市悲惨如斯,似乎也出乎大多数投资者的意料。从那个时候至今,股市背离经济似乎成了常态,成了中国股市独有的“风景线”,一直困扰着投资者。  然而,打开上证指数月K线图,连接上证指数1990年的低点95点与1994年的低点333点,可以画出一条穿越2005年低点998点的缓慢上升的直线。这条线可以看成是上证指数的原始上升趋势线。从上市公司的规模、所有制结构、行业结构、地区结构看,上证指数最充分地代表了中国的经济。因此,这条上升趋势线从一个侧面映射了中国经济的增长与演变的内在规律与发展趋势。而这内在规律的内核便是经济增长的质量与效率,而不是表面的规模与数量。因此,换句话说,这条线就是中国股市的效率线,与人们印象中的高速、兴隆与欢腾关系不大。  从技术分析的角度看,这条线对于股价似乎具有巨大的拉力,无论指数偏离该线多远,无论期间运行多长时间,最终都要回到这条线上。这条线因此成了中国股市的生命线与牛熊转折线。其含义是,如果指数升得太高,表明股市投资的热情太高,大量资金聚集于市场,投资者无法从股市得到合理回报。因此,唯一的结果是降低股票价格,使得股市投资的收益率回归社会资金平均回报率水平。这样来看,其实,中国股市并没有背离自己的本色,是很经济的。只不过,我们常常被表面现象所迷惑,看不到问题的实质而恣意纵情,最终迷失在疯疯癫癫的炒作中。  回顾中国股市的发展历程,我们看到,有太多的因素影响着股市的走势,使其偏离经济基本面。其中,最关键的包括四个方面:  首先,中国股市发轫于计划经济,投资者对制度与机制变革充满热情与期待,但这样的热情与期待往往被涂上了一层绚丽的玫瑰色,极易幻想制度变革的实际效果。  其次,在经济的制度转型与技术进步中,投资者容易轻视经济组织与经济结构调整以及技术变革中的困难,对新因素的结果与作用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其突出表现之一,便是投资者对公司重组、注资所抱持的乐观态度。但实际中的约束与羁绊非常多,常常让人空怀欢喜。  再次,法律的缺漏与执法的懈怠给市场炒作提供了机会,使得股价操纵成本寥寥,以致大量资金聚集在市场,消耗在追涨杀跌的游戏中。  最后,管理者对待股市的态度,也是干扰市场的重要因素。从好的方面看,我们需要股市,利用股市。因此,正面的激励、刺激少不了。这些对市场有直接或隐喻作用,而且其影响容易被放大,从而产生累积叠加效应,使得股指急速攀升。同样,从坏的方面看,我们难以容忍投机与不合规矩的亢奋,会借政策舆论打压过热的市场。这些对市场的冲击也呈现“放大效应”,需要漫长的时间去化解。这从一个角度解释了中国股市为什么“牛短熊长”。因此,本质上,中国股市就是一个偏离基本面的情绪性市场。  经由这条原始趋势线,我们可以得出几点朴素的结论:  第一,股市并不能无中生有,它的繁荣来自于实体经济的繁荣,任何偏离经济的指数最终都要回归经济基本面;  第二,股市上的任何题材、概念都只是炒作的噱头与借口,并不能保障可靠的投资收益。投资者如果纵情于概念、题材而恣意妄为,最终会成为高价的埋单人;  第三,作为市场的管理者,其所作所为的出发点与归宿点都在于提高上市公司的效率与股市交易的效率,对提高市场效率无益的监管与规范,不是达不到目的,就是给市场添乱。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上述趋势线继续有效,那么,目前上证指数2000点附近并不是入市的好点位,上证指数结束熊市的点位应该在1600~1700点区间。(证券时报)

alevel经济

alevel数学

alevel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