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的软件可能会打翻谁

发布时间:2020-01-15 00:07:27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昨日,一辆出租车内驾驶员信息牌旁边摆放着“快的打车”的宣传卡

背靠腾讯和阿里两大巨头,“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目前正持续上演一场“免费打车”的烧钱游戏。

打车软件推出后,叫好声一片。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宁波市区约有四成的哥在用打车软件。这一两个月来,快的和嘀嘀在宁波市场投放的补贴就超过1500万元。不过,在这场游戏中,也出现了不少乱象,比如空车不停打车更难、系统频频“卡壳”、到账慢、不能及时核对到账款项、作弊骗补贴等,相关管理部门需引起重视。

记者 叶佳 俞林凤 摄影 记者 贾东流

[ 利益诱惑 ]

14元的单子只需要付两元

转发朋友圈还多赚10元话费

昨天,记者从曙光电影院,通过嘀嘀打车叫车到南苑饭店,一单14元的打车费,在微信支付输入14,结果显示补贴12元,最终只要付两元。而后,页面显示,只要转发嘀嘀打车页面至微信朋友圈,还有10元的话费奖励。也就是说,昨天记者的这趟打车,还赚了。

“现在用嘀嘀打车,每天前5单,每单奖励5元,每天后5单,每单奖励10元;快的打车的优惠,每天10单,每单奖励5元,高峰期时奖励还更高一点。两个软件都用上,我每天可以多赚100多元呢。”出租车司机俞师傅乐滋滋地说,他300元的手机用了10多年,现在专门去换了大屏幕的智能手机,还建议每天开车上下班的女儿改打车上下班。

两家公司在宁波“烧钱”

每月超过1500万元

那么,在宁波,用这两款软件打车的热度到底有多少呢?

嘀嘀打车宁波地区的负责人魏照伟说,截至昨日,宁波使用嘀嘀打车的司机由二期活动的7000多位上升到现在8000多位,乘客由二期活动50万人上升到现在的70万人,每日使用微信支付打车的成功订单有1.5万单。

两家公司都不愿透露“烧钱”数量,不过记者粗略计算:嘀嘀打车宁波每天1.5万次享受补贴,如果按照每单最低12元算,这一补贴就超过18万元,再算上给出租车司机的补贴,光宁波一地,嘀嘀打车每天的补贴就接近30万元。两款软件,保守算也有50万元以上,再加上其他的额外奖励,估计一个月两家打车软件仅宁波一地就“烧钱”超过1500万元。

随着使用人数的增多,每个月两家补贴到2000万元不是问题。

[ 消费隐患 ]

司机乘客都会放鸽子 违约究责难

不过,打车软件的竞争,不仅仅只有叫好声。

“现在乘客放鸽子的多呢,我一些朋友遭遇多次乘客预约放空,都白白跑一趟了。”出租车司机洪师傅告诉记者,他每次抢下单子,都会多次和乘客跟踪确认,以怕车到了人却走了。“不过,我也听过乘客抱怨,被司机放鸽子的情况。”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辽宁亚太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认为,在打车应用中,叫单环节、支付环节等环节都会出现违约的情况。但违约行为如何界定、守约方应该得到那些赔偿、间接损失能否计算在内、守约方向谁来主张权利、违约归责主体是谁、违约证据责任如何分配,这都是在打车应用中存在的法律问题。

公共资源分配不均 有损市场公平

“也有一些老年人坐上车后和我们抱怨,不会用这个软件,有些时候看到是空车,但就是不停。”洪师傅坦言,在这一点上,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都是有弊端的,只能手机操作会拦住一大批人。

洪师傅说,现在有乘客和出租车司机合作,通过打车软件做假单骗补贴。比如,他一些司机朋友就给他传授赚钱秘招,在乘客通过快的上车以后,再与乘客在嘀嘀打的上成交,司机取得双份补贴后,再返还一部分金额给乘客。

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王冰洁律师认为,“嘀嘀”与“快的”的盛行,显然已对出租车辆运营的公共服务属性造成冲击。对于不会使用打车软件的消费者,尤其是老弱幼童群体,在欲乘坐出租车时面临空车一辆辆从面前驶过却无一停留的局面。

如何平衡出租车消费市场的公共利益显然需要运管部门出台具体措施加以引导和预防。

或致恶性竞争 也要防一家独大

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姚小娟律师认为,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价格战再度升级,实际上是阿里和腾讯两大互联网巨头之争,更深层次地说是移动互联网支付市场份额的竞争。这样的商战,更多在于市场竞争,在白热化竞争端倪出现之初,深层次法律问题尚未凸显。但是,随着竞争白热化,有可能会出现恶性竞争,如恶意诋毁竞争对手,垄断市场等情况。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应用经济学博士后、宁波市智慧城市研究院副研究员钱斌华则在这两款软件推出之时,就开始了深度关注。“如果只剩一家了,在经济学上就是寡头垄断,到时候很可能会有随意操纵市场价格现象出现。在这种情况下,出租车管理部门应该更加有所作为,比如他们可以通过定位数据分析,跟踪运营线路,通过大数据的挖掘,优化运营方式,避免打车不再难。”钱斌华说。

“二马”飞奔,谁执“缰绳”?

“嘀嘀”也好,“快的”也罢,其小鸟依人般称谓背后,代表的都是高新技术。在商言商,为让产品在赢得客户上更胜一筹,在“跑马圈地”中更占先机,“二马”的财大气粗,长袖善舞,以至不惜“赔本赚吆喝”,都无可厚非。

问题是,高科技固然好,软件公司的让利行为固然不错,可不低的技术门槛,使得“二马”飞奔之余,并非那么万众欢腾喝彩一片。

首先,在“二马”垒起冲锋灶,推出补贴盛宴的背后,,是否需一个合适的度?换言之,当着“二马”的信马由缰,巅峰对决,已明显让出租业界震感连连,让不少民众难以适应时,政府是否该有针对性的进行主题听证,进而出台相关政策,把持好“二马”飞奔的缰绳?

其次,“二马”绝尘而去,政府的善后工作不可或缺,甚至更显必要。一方面,既然“4050”后对打车软件这一新技术水土难服,可否以政府出面,免费培训的方式,让一部分年长者新潮起来,成为打车软件的新粉丝?另一方面,对那些无意也无能“牵手”新技术者,政府可否特事特办,推出自己的出租“别动队”,专门“扶危济困”,服务于那些望车兴叹,无可奈何的人们?

现代社会,新技术层出不穷。但仅有此还不够,作为衡量其“文明”与“现代”的标准,还需广大民众对之的驾轻就熟,还靠政府部门在管理上的积极跟进。唯此,社会才更见生机与活力,国家才更显文明与进步。 李秀霞

名医汇

在线网上预约挂号

名医汇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