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曾经都爱文艺腔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3:23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报纸上说,孟京辉的话剧《两只狗的生活意见》将在北大百年讲堂上演。早在2007年,我和桔子就已看过。在荒诞的喜剧里,我们笑得人仰马翻。出来时才意识到肚子已饿得咕咕叫唤,恰巧有老人推着车卖烤红薯,我们人手一个,不顾形象地大吃起来。桔子突然感慨,生活就像是烤红薯,闻着诱人,吃下去,才知道全然不是那个味道。

其实那时,我们已经度过了初到北京的困惑时期,工作上拨云见日,看似一番美好前景。我也早已习惯了桔子对生活上的小细节莫名其妙地发一通感慨,我把她的论调称为文艺腔。

2006年,我和桔子都是初到北京,炎热的夏季烘烤着青春的激情。我们躺在酷似蒸笼的顶楼里,30块钱买回的风扇发出嗡嗡的响动。我翻来滚去,湿腻的身体与床单间发出细微的粘连声。而桔子拿着本书当扇子,慢条斯理地扇着风,像是四十多度的高温对她丝毫没有攻击力。这时候,她突然坐了起来,吓了我一跳。她使劲地推推我,兴奋地问,周蕾蕾,你为什么来北京?

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她的眼睛放着光,整个面部表情像是哗啦绽放的大朵昙花。时至今日,我总是想起那个闷热的夜晚,在那样贫瘠的环境里,却兴致盎然地大谈特谈彼此伟大梦想的情景。

在寸土寸金的皇城脚下,为节省杀人的房租,两个素不相识的人通过网上发帖,合租一室已成常态。桔子的合租信息躺在成千上万条帖子里,而我不早不晚拎出了她的号码。在孤独而清贫的日子里,我们互相打气,相偎取暖,衍生出一种相依为命的情愫。

那时,我在一家设计公司做建筑效果图,公司只有我和前台两个女孩。错乱的作息制度让人崩溃。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使。前辈说这个行业里出现一个女人实属罕见,我总是在感觉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幻想着在男人的行业里冲出重围,成为精英,这样的心理暗示很是奏效。一个案子接下来,加班到半夜或者凌晨已是家常便饭,熟睡的桔子经常被我吵醒。

桔子在一家报社跑社会新闻,半夜里出现突发事件,刺耳的铃声经常响起,桔子骂骂咧咧地起身,飞速赶往现场。我和桔子总是在深夜被对方吵醒时,毫不客气地嚷着,你小声点,会死人的。桔子会在一夜未睡又上班一天的状态下,对着镜子细数眼角的皱纹,然后失魂落魄地抱怨自己入错了行。

我们被现实推着,迅速地成长,居然达到了包容性共识和排他性团结的境界。我们从最初轻易被吵醒,发展到蒙上被子就可以对对方的进进出出熟视无睹。起初我被桔子的辣椒呛得连连咳嗽,她对我的清淡口味嗤之以鼻,却在不知不觉中,从不吃辣的我发展到了无辣不欢的地步。

在报社工作的好处是,经常拿到免费的电影、话剧或者音乐会的门票。我沾了桔子的光,得以混迹一些艺术气息浓厚的场所,当然不排除有些高雅艺术非我这等俗人所能欣赏。一次在中山音乐堂交响乐的演奏中,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而桔子大有兼容并包的风范,无论搞笑的话剧还是气势磅礴的交响乐,总是一副陶醉的模样。

我最终没有成为这个行业的精英,而是选择了逃离。无休止的加班使人长期处于一种焦灼的状态,虽说不菲的薪水换来暂时的安慰,我却怕哪天因过劳而死掉。于是,在一个我负责的案子中,我迅速捕捉到客户对我的欣赏眼神,委婉地道出了自己跳槽的想法,我的客户变成了我的老板。桔子也从一个毫无名气的小记者,渐渐混成了资深。最大的表现是半夜不会再有手机铃声响起扰乱我们的清梦。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首《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的演唱版视频在网上流传开来。桔子时不时地拎出来哼唱:朋友们介绍了好几个,有车子房子和孩子的,他们说你该找个有钱的,让他赞助你搞创作,可是大款都不喜欢她,他们只想娶会做饭的。不会做饭的女青年只能去当第三者,不会做饭的文艺女青年只能被他们潜规则,奶奶奶奶奶奶的

当我还在自我陶醉地感慨生活越来越美好时,却冷不丁地意识到,我们在不知不觉之中俨然已沦为大龄青年。

鄂尔多斯职业装订制

北海西服定做

邢台西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