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来世再见吧

发布时间:2020-07-13 12:36:52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核心提示:吃过晚饭,她习惯的坐在电脑前,打开游戏,她最近迷上了台球,并且球技还不错。这次的对手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几盘下来,对方一盘也没赢。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他说,“赢不了你?”    “哪会呢?巧合而已,”她谦虚的回复。    最后,他加她为好友,还说:有机会继续领教。  一来二网,他们渐渐... 吃过晚饭,她习惯的坐在电脑前,打开游戏,她最近迷上了台球,并且球技还不错。这次的对手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几盘下来,对方一盘也没赢。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他说,“赢不了你?”

“哪会呢?巧合而已,”她谦虚的回复。

最后,他加她为好友,还说:有机会继续领教。

一来二网,他们渐渐熟悉了。她告诉他,自己是一名教师,和老公在同一所学校。他也直言不讳,在一个厂子里当技术员。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酷爱文学,这一下子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他们不光打球,聊天成了他们每天不可或缺的一项日程。他诙谐幽默,谈吐不凡,而且从来不爆一句粗口。他给她讲笑话,讲他厂子里的新鲜事,讲他可爱的儿子。搜肠刮肚的给她讲。她只是默默地听,傻傻的笑,她喜欢听他讲,等他讲累了就说:“别光听我讲啊!也说说你,”这时候她总是腼腆的说:“我不知道说啥,还是你讲,我听吧!”有时候,冷不丁她会冒出两句闪光的“名言”,绝对的重磅炸弹,惊得他不停地竖大拇指。那种犀利、一针见血的见地,让他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

他说,她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女人,她不屑的撇撇嘴,不过,内心里还是蛮受用的。他从来不向她要求视频,仅这一点,就值得她和他交往下去,交朋友嘛,干嘛要看相貌?难道长得丑就不用交朋友了?

不知不觉中,她上网的次数增多了,这天晚上,11点多了,他的头像还是灰色的,一丝淡淡的失望笼罩在她的心头,心里好像少了点什么,空落落的,就在她要下线的时候,他的头像亮了,莫名的一阵心跳,“我是在等他吗?”她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嗨!这么晚了还不睡?”他的关心溢于言表。

“哦,看小说了。”她极力装作漫不经心。

“是在等我吗?”他发来一个呲牙的表情。

“想得美!”她发过去一个傲慢的表情。

“这么晚才上?”她问。

“别人请吃饭了,刚回来,上来看看你在不在。”

一股暖流传遍全身,她有点不知所措。

“几点了?还不睡?”老公催了。

“就睡,就睡。”她依依不舍得和他道了晚安。

躺在老公臂弯里,一种深深的自责蔓延心头,她爱上网络那头的那个他了,毫无疑问,她仿佛就是她梦中的那个白马王子。只是来的不是时候。假如,时光倒回十年,她会义无返顾的爱下去,天荒地老。可是没有假如。老公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对她呵护备至,疼爱有加,她怎能忍心伤害他?还有可爱的女儿,聪明、伶俐。她不想失去这个幸福的家,不想!

寒来暑往,日子在不断地纠结中一天天过去,他一如既往,热情洋溢。她不温不火,淡然处之,内心却燃着一团火,可就是不敢让火苗从心里窜出来。

有一次,她问他:“你相信来世吗?”

“来世?但愿有吧!”

“来世我们还能见面吗?”她问。

“能啊!”

“你能找到我吗?”

“能,就按这个QQ号码,这个网名,还能找不到?想跑掉都难!”

她黯然伤神,眼泪差点掉下来,来世?有吗?

她和他心照不宣,虽然彼此爱慕,可谁都不去捅破这层薄薄的窗纸。

她深深的陷进了感情的漩涡,一边是感情深厚的丈夫,一边是梦中的白马王子,心中的砝码该向哪边倾斜?她茫然了。

“糟了,看我这脑子,”她急忙向厨房跑去,水已经烧干了,水壶都冒烟了,老公让她烧水,她神情恍惚的,忘了。

“干嘛了你?丢三落四的,是不是有心事?”老公粗中有细,好像觉察到了什么。

“我能有啥心事?只是有点不舒服。”她狡辩。

“赶紧的,床上躺着去!别干活了,哪儿不舒服了?要不要吃点药?”

“不用,睡会儿就好了。”

她是个稳重、责任心强的女子,老公对她一百个放心。

她觉得对不住老公,心里清楚地很,虽然人没有出轨,可精神已经出轨了。这样下去,会毁了这个家的。她暗暗下定决心,要把这份不切实际的爱,扼杀在萌芽阶段,必须当机立断。

晚上,老公去邻居家串门了,女儿睡熟了,她坐在电脑前,刚一上号,那边的他就发来了信息:“才来呀你!急死我了,你猜我在哪儿?”

“在哪儿?”她平静的问。

“就在你所在的城市啊!哈哈!没想到吧?”

“我所在的城市?”她似乎能看到他手舞足蹈的那份狂喜。

“是啊!高兴吧?我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事先没告诉你,我来这出差,这可是我争取了好久,才换来的机会。”

她懵了,心里一阵狂跳,热血一下子冲到了脑门,此刻,她多想去见他呀,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在喊:“不能啊!迈出这一步,想后悔都来不及。”

她心里想的是:“告诉我你在哪儿,我去找你。”可机械的手指,敲出来的字却是:“对不起,我不住在这个城市,我给你说的地址是假的,骗你的,实在是对不起,我们来世再见吧!”

然后关掉了电脑,泪水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淹没了思维……

白城订制工服

合肥工服制作

古交订做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