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债务违约或引破产风险FMG寻求中国融资被拒

发布时间:2020-03-26 18:08:44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本报记者 冯书琴 北京报道

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商FMG(Fortescue Metals Group Ltd)高企的负债正让公司面临破产危机。

FMG公布的年报显示,2012年FMG的总负债高达128亿美元,为其历史之最。为偿还巨债,FMG不断通过“以新债还旧债”以及出售资产的方式来维持公司运营。

近日,据一位接近FMG的权威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2012年FMG从瑞士信贷和摩根大通获取了50亿美元的贷款额度,这笔高息贷款违反了其自2010年11月至2012年3月间的另一笔共计约70亿美元的优先无抵押票据条款,如果FMG在今年6月30日之前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将面临被债权人破产重整的可能性。

目前,FMG正在积极展开自救行动。继多项资产接连被出售后,FMG继续出售其基建资产TPI,但到目前为止,各大财团均拒绝按FMG的要求接手该项目。

除出售资产外,上述知情人士透露,FMG正在寻找中国国内企业融资,不过均被拒绝。“天津物资集团就曾放弃了FMG的销售预付款融资方案,主要原因是风险太高。”

债务危机

澳大利亚本地银行和亚洲的银行此前都拒绝了FMG的融资计划

作为澳大利亚第三大、全球第四大铁矿石生产商,借高负债扩张起来的FMG将要迎接高负债带来的恶果。

2012年9月18日,为维持运营,FMG宣布将其几乎所有资产作为抵押,从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和摩根大通(JP Morgan)换取五年期的45亿美元高息贷款,之后更于10月12日将贷款额度提升至50亿美元,用于偿还之前的债务,从而暂时化解了一场债务危机。

然而,这笔换来喘息机会的贷款,并未从根本上解决FMG的债务问题,反而违反了之前贷款的条约,埋下了更大隐患。

近日,上述权威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FMG上述50亿美元的高息贷款,违反了其自2010年11月至2012年3月间的另一笔共计约70亿美元的优先无抵押票据条款。

“由于FMG将其主要资产全部抵押给了摩根大通和瑞士信贷,这笔债务有两个重要指标已经违反了此前70亿美元的优先债条款,根据规定,一旦违约,债务人有权将FMG进行破产重整。”上述人士表示。

此外,上述知情人士称,FMG选择从华尔街获取高息贷款,是不得已的选择,澳洲本地银行和亚洲的银行此前都拒绝了FMG的融资计划。

一位澳大利亚矿业投资人士表示,“近期,像FMG这种高息债务股表现很差,美国市场对高息债务公司态度悲观,美国国债几天前创下自2009年以来最大的亏损。”

实际上,FMG的部分债权人已经知道FMG存在潜在债务违约,但由于FMG已经抛出新的资产出售计划,加上债务违约情况还没有到正式宣布的时间,尚未有债权人追责。

按照债务条款规定,今年6月30日,FMG将对上一年财务进行年结,大约8月中旬必须对公司存在的各项问题公之于众。“FMG一旦宣布债务违约,到时候债权人就会上门追债。”上述人士称。

出售资产受挫

FMG找过多家中国钢铁企业,但没有企业愿意接盘其资产

除获得贷款外,出售资产成为FMG自救的重要手段之一。自2012年9月,FMG先后出售了Solomon矿区的发电站、与BCI合资项目的25%的股权、拟出售Nullagine 铁矿股权。

2012年12月18日,FMG宣布开始售卖码头铁路股权。目前,FMG正急于出售基建资产TPI来获得不少于30亿美元的融资支持。

公开资料显示,TPI包括了FMG所有的铁路及港口资产。在西澳大利亚,是否拥有基建的使用权是决定一家矿业公司能否投产的关键,不到迫不得已,不会出售基建项目资产。

FMG的债权人之一瑞士信贷在报告中指出,TPI估值约110亿美元,FMG很可能出售TPI 40%-50%的股权。但据澳大利亚媒体称,TPI的一家潜在买家坚持认为TPI的估值只有63亿美元,这比FMG的心理价位低了40多亿美元。

据了解,此前一家亚洲主权基金和澳大利亚铁路运营商Aurizon Holdings都曾与FMG进行过洽谈,但到目前为止,各大财团均拒绝按FMG的要求接手。

除此之外,澳大利亚上市矿业公司布莱克万(Brockman,ASX:BCK)不久前向西澳大利亚政府提交的TPI第三方使用申请书,更增加了其出售计划的不确定性,并或导致FMG对TPI的估值受到不利影响。

因此,FMG开始押宝中国,希望能从中国市场获得支持。

对于FMG在华寻求合作,FMG创始人兼董事长安德鲁·弗里斯特此前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曾表示,FMG将自身定位为混合着中国元素的澳大利亚公司,并将尽可能鼓励中国公司参与其资产及业务。

知情人士称,FMG找过多家国内钢铁企业,“包括宝钢、河北钢铁在内几大家基本找遍了,但没有企业愿意出手。”

一位接近天津物资集团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FMG原来想将与宝钢参股的FMG Iron Bridge磁铁矿项目抵押给天津物资集团做融资,后来天津物资集团董事长王志忠派人经过仔细调研,最终认为该项目不值钱、风险过高放弃这一投资计划。

尴尬华菱

华菱试图通过加入FMG来解决资源瓶颈问题,但效果并不如意

FMG继续在中国寻求目标合作伙伴,但在铁矿石价格接连下跌的情况下,对于2009年高位入股FMG的湖南华菱钢铁集团(下称“华菱”)显然是另一番滋味。

2009年2月,华菱集团与澳大利亚FMG公司签署股权合作协议,以2.38澳元/股的价格收购FMG公司17.34%的股权,成为FMG第二大股东,并获得了1000万吨/年的铁矿石资源。

随后,华菱试图通过加入FMG来解决制约华菱发展的资源瓶颈问题,然而,随后几年华菱的业绩却并不如意,资源优势并没有明显凸显。

据华菱年报显示,2010年,华菱巨亏26亿,2011年亏损超10亿,2012年度亏损额则达32.54亿元,每股亏损1.079元,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93.21亿元,同比下降19.68%。

华菱钢铁针对2012年业绩表示,受钢材市场低迷、下游需求疲软、原材料价格高位震荡运行的影响,产品销售价格下跌幅度超过原材料价格下跌幅度,公司全年业绩亏损。而2013年一季度,华菱虽然比去年同期有所减亏,却依然亏损3.5亿-3.75亿元。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盛志诚对本报记者表示,从一季报中流动资产、流动负债及库存等来看,华菱内部的情况仍然不是很妙。

而对于华菱与FMG的合作,他认为,从目前铁矿石价格来看,华菱当时出资的价位是极高的,这种收购对企业本身来说并不具备太大优势。加上华菱所处湖南地区及周边市场的激烈竞争,企业自身特色又不明显,这些都给华菱和FMG的合作蒙上一层阴影。

中国对澳大利亚铁矿石依赖强烈,在铁矿石低价位时买进比高位买进无疑是理智的。但也有资深业内人士称,鉴于华菱目前的亏损状况,是否出售或增持FMG股权,华菱仍处于静观其变当中,此前华菱曾变现过FMG1%的股权。

(21世纪经济报道)

青岛乳腺病医院张永生教授科普浆细胞乳腺炎患者吃什么好

初发牛皮癣注意事项

甲减疾病还能不能够被治愈呢